十二月

被数学按在地上摩擦,但依然坚持不学习的画手

【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戏精吧】
※记楚留香日常

我,傅里叶,云梦,买了抱抱以后超激动想抱小姐姐。遂跑到汤池到处发请(情),结果被晾在风里没人理。

突然一个华山小姐姐接受了傅里叶的邀请,激动得我灯都扔了。

抱起来以后第一句话:“这位云梦小姐姐,局子进一趟吗?”

我:“???”

才想起来前两天被卖花的碰瓷,暴脾气一灯甩死了npc,罪恶值40。

我还年轻,还是个善良的云梦医生,对进局子还是超怕的,于是马上开始摇尾巴:“不了不了小姐姐放我一马qwq,嘤嘤嘤。”

旁边我徒儿正好赶到,一下子被橘到了:“噫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父。”

我:“走开走开,少妨碍我撩妹。”

路人:“围观。”  “百合现场!”

华山小姐姐似乎心情很好,被放下以后没打我继续泡澡了。

我洗完澡出来,突然发现我的好徒儿正抱着一个同门武当师兄,于是我一下子也被gay到了:“噫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道长。”

我徒儿神情复杂:“不是,师父父,我被师兄碰瓷了。”

于是我了解到是这个登徒子师兄突然躺在我徒儿面前,并声称要抱抱才能起来。

我:“……他要抱你就给他抱?这得多傻,为师哪天把你卖点香阁你是不是还要给我数钱呐?”

正当这时,一个也在围观的满级暗香小姐姐突然搭话:“进局子吗小姐姐?”

我:“???!”

原来罪恶值高这么受欢迎的嘛?

我定了定气:“给抱抱就给你杀ovo~”

于是看着暗香小姐姐欲迎还拒地上了我的胳膊,人生中第二次抱到小姐姐的我热泪盈眶。

这小姐姐太可爱了,还提前说一声,其实想要杀我她一个技能下来我就看守所了。

抱也抱够了,图截也截够了,我大义凛然地把手一伸:“你抓吧,我不反抗的qwq。”

于是那边刚被碰完瓷,放下师兄的我的徒儿,一转身发现他师父已经进了牢:“???”

第二次进看守所,在看守所里面的感觉呢,比在观梦台好多了,里面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。结果我正在愉快地放风筝的时候,当前频道里突然看见了我徒儿正在打坐,我当下就急了,以为他也进来了,转了一圈发现没有,突然看见牢门外面冒出来一句话:“师父呀,我来看您老了,在里面多穿点衣服,别冻着~”

我:“小兔崽子,赶紧救我出去。”

他转身就走:“救不了,等死吧,告辞。”

塑料师徒情。

虽然要蹲十分钟,但一番操作下来,我嫖到了小姐姐。

于是我,云梦;(强迫)我徒儿,武当,在线暴力碰瓷。拳打瓜摊小哥,脚踢青楼老鸨,野外开红名杀挂机萌新,都是我徒弟输出,我负责奶他和补最后一刀。

为了红名撩小姐姐不择手段。

终于在艰难打完NPC,找不到野外萌新的时候,我带着和蔼的笑容把视线转到了我徒儿身上:“徒儿啊,快把衣服脱了,乖。”

我感觉他肩上的毛都抖了一下,他警惕道:“干嘛?”

我:“还能干嘛,心疼徒儿你的装备呗,你不脱装备为师打死你是会掉耐久度的,你看为师对你多好。”

看着我徒儿一副良家妇男被街头恶霸欺压的样子,其实我的良心还是痛了一下下的。

不过在一个技能打死自家徒儿的时候,我想了想,良心是什么,能吃吗?

于是在我徒儿对我痛心疾首的时候,我愉悦地向之前那个暗香小姐姐发了消息:“小姐姐抓人吗?江南码头8线。”

小姐姐:“昨天不是刚抓完你嘛……你怎么又有罪恶值了?”

我:“脾气不好,奶妈也经常杀人的。”

小姐姐:“没问题,等我一下。”

于是我手脚利索地脱了衣服,吹着口哨躺好了等小姐姐来。

见面还没打的时候,我又抱了一遍小姐姐,截够了图,然后熟练地双手一伸:“抓吧。”

暗香小姐姐:“暗云一生推!牢里冷吗,要不要我给你摆几个炉子٩۹(๑•̀ω•́ ๑)۶”

我暗中嘴角却勾起了弧度:“不用啦,去忙你的吧,我到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熟人,mua”

计划通.jpg
嘿嘿嘿,其实是云暗哦~

评论(6)

热度(58)